Search

2020波蘭集體街頭抗爭



今年的10月到11月,波蘭發生了30多年來最大的抗議活動。全國各城市都聚集了成千上百的抗議民眾。因為執政黨即將成功通過針對墮胎的相關禁令,使婦女的權利受到損害。也因此,此次抗爭的部分核心由青少年女性組成,也就是在法案通過後會遭受最多權益損失的族群。然而,其他性別與年齡層的抗爭者也持續增加中。其中的原因是,即使這些人並不會受到墮胎相關法令的影響,他們仍然對國家執行流程上的種種操作感到質疑與不滿,對國家的未來感到憂心。 30多年前,波蘭開始與天主教政教合一,並通過了當時整個歐洲最嚴峻的墮胎法規。在其規範下,婦女要進行墮胎只能在三種前提下方可合法執行。1.生產直接危害孕母的生命 2.如果懷孕的起因是被強暴 3.如果胎兒被診斷出有嚴重且不可逆的畸形。相關法令如此執行了近30年,而這期間所有鄰近波蘭的歐洲國家都已經允許更寬鬆的墮胎制度。然而波蘭的少數群眾認為,波蘭目前的法律制度仍不夠嚴謹。


2015年,波蘭的右翼政黨經過選舉取得了執政與司法權。上任不久後,領導人宣稱:「 每個確定出生便即將死亡的的胎兒,都應該被生下來,讓嬰兒能夠得到姓名、被施洗與被舉辦喪禮的權利。」法學博士Monika Platek (她的L有一橫槓可能是波蘭輸入法我打不出來反正請原諒我) 認為這是無視婦女健康、權利,相當極權主義的思考模式。2016年政黨立法要推翻僅存的三種合法墮胎的途徑,也同時禁止醫生執行墮胎手術,違者將處最高五年有期徒刑。相關單位甚至開始偵查每筆流產紀錄。法學博士說這個舉動真是太牛掰了,直接一棒把我們敲回中世紀,人權的限制簡直內縮得太緊繃了。同一年,人民便走上街頭要阻止法案的推動,當時稱為黑色抗爭,相關的法令推動也確實因此被撤回。即使波蘭的墮胎法仍是全歐洲最森嚴,但是至少還不是全面禁止。


雖然抗爭在當時取得了成功,但並沒有阻止政府推動的野心。政府從原本計畫著如何推動立法的方向轉而開始研究如何阻止人民推翻法令的通過。在波蘭的民主體系中,法案會經議會通過後送上憲政法院,以確保通過的法案與憲法不相互矛盾。法庭會召集15名法官,對執政黨進行主審查。這個單位原本應該有別與主要政府體系而單獨存在,以確保公正性。但是司法部門此時卻開始侵蝕此法院內部的獨立性。方法是在15名法官的組成之中,駁回原本對在野黨的保障名額,取而代之的是對執政黨百依百順的法官人員,包括法庭主席。這個法庭主席之所以關鍵,其奧妙在於法庭主席有權指定哪幾位法官去審理哪些編號的法案。因此對特定法案的審理,主席可以合法地把與自己同派系的法官攏在一起。反過來說,政府指定的法庭主席有這麼大的權利,此法庭何來獨立思考與客觀決定事情的能力?


在這樣的黑箱操作下,憲政法庭立刻搞出了一個15名法官中14名與執政黨即法庭主席同派系的夢幻隊伍。此隊伍在當時締造了審理期間完全零駁回執政黨推動法案的輝煌紀錄。2020年,夢幻隊伍又想起了禁墮胎這件事,一出手就拔掉了三個合法墮胎的其中一項,也就是胎兒有致命且不可逆的畸形。愚民如我會覺得,三項中的一項被廢了,並不能算全盤皆輸,只是1/3的權利被拿走。但是統計指出,波蘭因為胎兒致命畸形而墮胎的比例,占總墮胎比例的98%。也就是政府雖然仍然讓人民保有合法墮胎的途徑。但是基本上跟完全廢掉也沒差多少。雖然80%的波蘭民眾不同意這樣的立法,但是原本保障人民權益的憲政法庭,現在蹲在裡面的是我大夢幻隊阿!他直接告訴你阻擋墮胎法通過的舉動本身不合憲法。簡單來說,以前你打我手才犯規,後來你蓋掉我的球就算犯規,現在我要投籃,你手舉起來就犯規了啦。 這樣的夢幻操作最終引來的是今年的抗爭,而規模也不同於四年前。不僅人數上倍增再倍增,組成的群眾也從政治相關族群進階到一般草根民眾。甚至是在今年這樣的疫情下,大家也都奮不顧身走上街頭。波蘭政府知道所有人在街上每天站著很辛苦,於是開始拖延法案全面執行,跟街頭站樁民眾玩起持久戰。你們街上站,我在辦公室爽,大家看誰先頂不住囉。(警察們表示他喵的) 這樣的舉動很快被國際上相關組織看見,並讓他們重新審視波蘭作為完全民主化國家的真實性。而這樣的質疑導致波蘭在歐盟的會員身分受到動搖。波蘭好不容易民主了30餘年,如今政府掐著憲政法庭要隻手遮天。


從頭到尾,受苦受累卻仍奮鬥不懈想要波蘭好的,還是一般民眾。

原始影片:


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