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LLA

麥歐西音頻技術 鍾孟宏

我想要做一種沒有人嚐試過的超越所有人想像的漢堡。 裡面依序是麵包、生菜、番茄、起司、肉片、麵包。 如果你覺得番茄應該在生菜上面,那麼你既沒有美感也沒有味覺,我們最好不要繼續浪費彼此的生命了。我不需要一個對漢堡沒有熱情的人來跟我談什麼合作。 這是我們生命中每一個客戶給我們的感受。很諷刺的是,這往往也是我們給客戶的感受。我們常常被要求看著蘭陵王的臉卻必須想像他是一個美過林志玲的神級美男子。我們說球不是這樣踢的,對方說超人是不會死的。我們不願意跟錢過不去,最終把番茄挪到了生菜上面,從那一刻開始一帆風順。我們笑著數錢,卻越來越少笑著吃漢堡了。 然後鍾孟宏(Micheal) 打了我一巴掌。

我們走進一個朋友的錄音室,他從包包裡抓起一把粗黑的電線。我看著他從嘴巴吐出以下句子: 「把喇叭的電源線換成這兩條,喇叭的聲音會變得比較厚實溫潤,分層也會清晰許多。你試試看,絕對有感。」我看著對方似笑非笑的嘴角,以及要怒不怒的眉心,心裡幾乎起了道歉的念頭。他又補了一句:「但是也要你有耳朵聽得出差別啦!」


專職做吉他音箱與吉他效果器改裝的Micheal自10年前開始生產電源線。這裡講的電源線所指的就是家用電腦後面接的電源線,一般也用在專業錄音室監聽喇叭上的那種。他認為電源線會影響喇叭的聲音,並用不屑的眼角回瞪所有懷疑的目光。他依照不同的作業模式與預算需求打造了MichealAudio電源線1~7號以及電源分配器。經常背著裝滿線材的包包走訪各地的錄音室的他,會根據對方的配置去選擇電源線型號讓對方現場更換試聽。試聽之後對方必須聽得出哪裡不同,並同意此改變對整體音響品質有正面的改善,他才會請對方掏錢購買。他強調: 改變改善有所不同,不是改善,就不賣。

我們在朋友的錄音室外對坐,他說關於這次採訪他也不知道要講些什麼。商業機密不能講,理論概念聽了會想睡覺,又不希望一直講自己的自傳。講完這句話的接下來50分鐘他差點把自己的一生描述給我聽。

退伍後在唱片行打工的Micheal對音樂充滿熱誠,希望藉由白天唱片行的工作增加自己對各種類型音樂的吸收,打工的錢又可以支持自己下班後去音樂教室精進技巧,一石二鳥。不料當時張惠妹以姊妹一曲一戰成名,一箱一百張的唱片進貨每次都是以10箱為單位。Micheal的工作除了每天開箱補貨之外,也連續不間斷聽了好幾個星期的姊妹。他上學的音樂教室為當時在台灣只經營了4~5年的日系血統學院機構。雖然開啟了Micheal的吉他生涯,但他體內組裝模型與焊接電路板的宅男魂沒有讓他在充滿指法與曲式的殿堂內朝聖太久。輾轉當了一陣子樂團經濟的Micheal最後進入白金錄音室擔任錄音助理,體內的熱情於是發洩在這些凡人無法碰觸的昂貴器材之維修與保養上。專業錄音室的隔音空間提供了方便比對各種實驗結果的環境,Micheal之後的各種理論基礎逐漸在這裡得到印證。在學吉他期間就已經時常經手吉他效果器改裝的Micheal在結束錄音室生涯之後開始販售自己手工製造的效果器,以在樂器行寄賣的方式達到了人生第一次一百台完售。在吉他的戰場上殺出漂亮的戰績後,Micheal將觸手延伸至喇叭音箱的維修與改裝。並發現跟技術本位的音樂工作者比起來,音響迷頭頂上的知識領域是另一片截然不同的天空。 吉他手引以自豪的除了那把吉他之外,就是自己的效果器箱。用不同效果器串接組合出自己獨有的吉他tone調是當時歐美吉他手成名的關鍵,也是學習吉他的過程中最引人入勝的一環。但歐美的市場提供職業吉他手能夠負擔私人技師的費用,而技師的作用體現在線材及電源的選擇、設備的保養維修與客製化上面。然而這一塊專業卻往往被想要成為吉他大師的樂手們忽略。反觀所謂的音響迷,反而比樂手們更懂得在烹飪技術的背後,食材本身的選擇也是一道菜優劣的關鍵。屏除了演奏技術高低這層變數的影響,音響迷更能把所有心思放在音質上。潛藏在風格之下的氣質,覆蓋在穿搭之下的胴體,某方面來說更大於布料所展現的流行與風尚。有很多似是而非的想法在Micheal腦中萌發,於是他暫時放下了賽亞人的驕傲,丟下吉他手的身分去向音響的國度取經,他焊著自己製作的第一條電源線,像是闖入了一片沒有人知道的果園。

一度我也拿出賽亞人的驕傲,認為只懂享樂的音響世界豈能存在什麼我們實戰派不懂的把戲?

於是他提出了幾個概念,讓我了解到自己的無知:

1.電源線會影響喇叭的聲音。

2.音響擴大機 (Amplifier) 放在桌子上、椅子上、地上會造成與其連接之喇叭有聲音上的改變。 3.白天聽音樂跟晚上聽音樂聲音會不一樣。

聽到第三點我用盡全身每一寸肌肉才把 "你放屁" 三個字壓回喉嚨裡。Micheal的解釋是,電源線的金屬純度與截面積會影響傳導效能,進而影響電子零件的反應速度,這是解答理論一。其二,電子零件作動時產生的震動或與環境的共振會影響電子器材的表現。最後,溫度不同會造成空氣密度不同,會影響器材發出音波後的傳導,進而造成聽覺上聲音有所改變。 Micheal用特立獨行的行事風格成功合理化他本身矛盾的存在。我形容他所做的事情是技術的前端,藝術的後端。他必須了解藝術工作者最令人不解的個人堅持與眼光角度,同時必須精通電路板上密密麻麻的電容電阻,與令人頭痛的電路圖。他必須熱愛音樂,卻同時願意將80%的時間運用在焊接與測試上。

俗話說顧客永遠是對的,但是Micheal不同意。他拿出一條我們連特地跑去燦坤購買都會嫌麻煩的黑色電源線,跨過喇叭、跨過擴大機與錄音卡,插在了電腦的屁股上,請對方聽聽看聲音會有甚麼改善。對方一邊開機一邊捲著電源線多餘的部分。Micheal說不要捲,捲起來聲音又會不一樣。我猜想他腦袋裡應該裝著另外50分鐘長的經驗來解釋為什麼...

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