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盒子山季論 2024 春

Updated: Feb 28



這兩天有空,所以在三月來臨之前先寫了季論。今年我剛好滿40歲,可喜可賀。公司成立至此,算是撐過了三年魔咒。對我來說,是凶險又充滿挑戰的三年。但對許多公司來說,我的波折簡直是在無病呻吟。每當我跟其他創業者,或是繼承家族企業的二代聊天時,我會知道自己多麼幸運。在每天的工作壓力下,我保有了一定程度的自由,在每個工作行程中,我都能抓出一段應付緊急狀況的緩衝。在去年一年的操練中,我學會了要求別人照自己的規則與時間軸前進。在今年初的工作中,反而又回到往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做法,照顧一下還在社會中往上攀爬的年輕人。 去年的停業 自己的腳去年開始變得不太爭氣,中間停業了半年。但去年底卻讓我迎來了一波創業來最賺的月收入。而這樣高價被客戶買單的情況持續到了現在 (2月底) ,因為卡了一個農曆年,有許多要開會討論的工作延後到了3月執行,期待我們就趁著這個勢頭一直有較完整的收入吧。

今年的展望

又要來到本人尖銳的文字段落了,沒辦法我是我公司的負責人,不是您各位的知心小棉襖。今年要強迫自己學會的是不要出嘴幫忙。其實我已經是個相當有距離感的人了,但我發現作為朋友與作為工作夥伴的身份不同時,用自己的經驗幫別人消災解厄是需要多加斟酌的,即使只是一個口頭上的暗示與提點,或許都不應該出現。


他要出事,你就看著他出事。他想到要修正自己的錯誤,你連欣慰的表情都不要有。所有對事物的判斷都放在自己動手能解決的業務上來衡量即可。你以為你是對他見死不救,大多數的情況,對方會覺得你終於長大了變得比較好溝通了。其實是一種雙贏。

學會閉嘴的藝術 上個月太太跟我跑了幾趟勞保局,發現我人生中有七年是有拿勞保的。我很感謝這七年的歷練,因為我面對的大多是長我一輪,且經濟條件非我家族力所能及的圈層。這些人曾經酒後的胡言亂語與平日的抱怨牢騷,如今都是我珍貴的養份。我發現我時常在告訴身邊的人... 「這樣的條件下做這樣的安排不可行。」 「這個合作裡面臨時變動的風險與成本要讓那個人承擔事情才會順利。」 但是他喵的這些話往往沒有人要聽,因為我不在其位我怎能知道事情的後續發展。但我恰恰是因為早就看多了不同做法的前一輩的高手們後來的發展,想要告訴你他們那樣的財力後來都鬱悶成那樣你跟我差不多等級你別這樣搞。但是我發現許多人更期望靠熱誠、努力、肯吃苦來改命,而聽不進我這個看起來傻傻的外行人插嘴。 謝謝你們的無視

該說的話我以後不說了

但將沉的船我也不上了 2024年春,連好市多披薩都能斷供的當下 盒子山安然渡過了一次停業




3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