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只有災難,如果非要聊災難,我們聊聊咖啡吧。

Updated: Sep 24


很久沒寫文章了,最近工作比較雜亂,今天寫得也會比較簡略一些,因為我工作上的狀況還沒全部解除。大家可以去看原始影片,或許有些我沒提到的內容我們可以透過留言或訊息繼續討論。今年大部分的文章都圍繞在武漢肺炎、美金下跌與明星殞落三件事情上面。老實說有點不想再從這方面去做文章,於是今天我們來談談全球暖化對全球咖啡農帶來的危機。全球暖化你我都有感,變頻冷氣開24小時可以省電的文章已經在我眼前晃來晃去兩三年了,對台灣人來說極端氣候就是夏天電費爆表冬天多買兩件羽絨衣發熱衣什麼的,但是在以咖啡豆為主要農業輸出的地區,這就不是茶餘飯後抱怨兩句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氣候暖化的第一個重大影響就是:

咖啡樹轉往海拔更高的山區生長。

咖啡樹跟所有農產品一樣有適合的產地與氣候,高級的咖啡豆天時地利人和的需求就更高一些。,咖啡樹轉往海拔更高的山區生長。咖啡樹往海拔高的地方生長本身沒什麼,重點是原本可以在家門口好好栽種的咖啡豆豆現在要跑到山上去才能種,山上又很難有大片平整的土地,再者原本私有土地面積就不大沒有涵蓋山區的小規模咖啡農也不能跑到自己領土以外的地方種,不然咖啡農間互相就要部落戰爭了吧。


咖啡樹往高山生長的第二個衝擊是:

山區的菌菇類會影響咖啡的生長。

山區裡面的香菇會搶奪咖啡樹的養分,容易導致咖啡樹的葉片枯竭,進而影響咖啡豆的飽滿度與味道。這個部分的衝擊也分成兩個層面,其一當然是咖啡農要如何應對菌菇類的問題,其二是全球暖化並沒有趨緩的跡象,今天咖啡農解決了菌菇的問題,但如果接下來幾年咖啡樹又移往更高海拔的地方去,咖啡農除了交通問題外還要面對與更高海拔的其他物種搶奪生存權的問題。


咖啡樹往高山生長的第三個衝擊是:

世襲的栽種經驗不再適用。 台灣農業雖然也被大部分人視為傳統產業,但台灣農民相對容易從學校或網路上學到比較廣義上的整體農業生態。在咖啡主要生產國之中,有許多咖啡農的所有經驗與知識是世襲的,是爸爸從爺爺那裏學來之後教給兒子孫子的。而如今氣候的快速轉變並不在他們的經驗之中,影片中提到他們在高海拔栽種的時候,會相對無法準確的判斷何時會下雨,四季轉換的時機,與其他許多原本可以靠經驗與直覺來判斷的情況。如今由於咖啡豆的經濟效益出現危機,許多咖啡農開始利用平地土地搭配種些香蕉,希望藉由栽種香蕉的收入來渡過眼前的經濟危機,但這也僅限於有能力順利種出大量香蕉的農民。那種祖孫三代都種咖啡的農民,要做這樣折衷的轉變就不會只是願不願意放下身段的問題。


很久之前我有一對旅居台灣的加拿大夫婦朋友,先生很喜歡台灣茶。有一次他找我跟他坐貓空纜車上山去買一塊茶莊老闆兒子特別幫他珍藏的小茶磚。期間的交通我就不說了,去到了現場還跟老闆兒子對飲三四輪,聊天聊地聊你家我家,我在中間當白目小翻譯之餘,也發現等你買到這塊磚天都要黑了。外國先生跟我說他很喜歡台灣的這個部分,我們可以從最繁榮的首都市中心出發,兩小時之後到達一個生活步調這麼緩慢的地方,而當地的居民也不會排斥跟外國人大聊自己家裡事,他覺得很棒。我跟他說如果我想去光華買一條Hdmi線,結果要上陽明山擎天崗,老闆拿著線還要跟我聊四五個小時小孩叛逆期怎麼嗆他,我應該從此之後只在pchome買線了吧。


咖啡農遇到的問題,放到我們一般科技產業或創意產業來看,也許就是一次無法避免的挑戰。好好面對它克服它,山不轉路轉,此處不留爺什麼什麼的...對吧。但是對咖啡農來說,也許他們更接近我們的茶農,嚮往穩定,自然,步調慢的人生。而如今的艱難不僅只是摧毀了他們的收入,也許更多是推翻了他們一直以來對人生的定義。

原始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IN4ZcZAUbA&ab_channel=Vox

25 views